• 宝赢棋牌

    縣區分站:
    當前位置: 保定故事

    吳良鏞先生的保定情緣

    來源: 人民保定微信號  作者:馬譽峰
    2019-08-30 21:39:09
    分享:

      2019年7月20日,作者到清華大學褐石園拜訪吳良鏞先生。

      (左起:毛其智、吳良鏞、馬譽峰、吳唯佳)

      吳良鏞先生是我尊敬和崇拜的學者和大師。作為清華學者,他心系國家、以識授學、以德化人,培育棟梁無數;作為建筑和規劃大師,他激情開拓、勇于創新,創建人居環境科學,為萬家謀居室精品紛呈。他是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兩院院士,是我國著名建筑與城鄉規劃學家。1999年他起草的《北京憲章》在第20屆世界建筑師大會一致通過,被公認為是指導21世紀建筑發展的綱領性文獻。他先后獲得“世界人居獎”、國際建筑師協會“屈米獎”“亞洲建筑師協會金獎”“陳嘉庚科學獎”“何梁何利獎”等多個榮譽稱號。

      就是這樣一位大師級、國寶級人物,60多年來卻始終對保定建設情有獨鐘、關愛有加。他多次到保定調研考察、親自操刀做保定城市規劃、給千名縣級干部做報告;他主持京津冀城鄉空間發展規劃、北京空間發展戰略研究等,多次談到保定在京津冀地區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并在不同時間、不同場合多次呼吁中央和河北關注保定、支持保定。

      2016年1月4日,我國發現的國際永久小行星(編號9221)被命名為“吳良鏞星”,當時我在保定市長任上給吳先生發去了賀信,沒想到吳先生當天就回信,并表示“保定與北京、天津發展大有文章可做,如有需要我及所屬團隊定當努力以赴”(點擊這里可閱讀信件全文)。這年吳先生已經94歲高齡,對保定發展還是“一往情深”、充滿激情,這使保定的同志們非常感動。

      2019年7月的一個周末,我們專程來到北京吳先生家里,就保定古城保護立法等問題向老人家請教。

      一

      那天是個少有的好天氣,雖是正值暑期但因剛剛下過一場小雨而稍感清涼。我們按照約定時間提前來到清華大學褐石園吳先生的住所,與吳先生的兩位助理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原副院長毛其智、清華大學城市規劃系主任吳唯佳等一起等候與老人家見面。

      客廳內,遒勁的書法、清雅的水墨、傳神的雕塑、鮮綠的花木,一組組擺放整齊、充滿溫情的家庭生活照片,一張鋪著潔白展布的長條桌,景致錯落中,體現出吳先生對人居環境的深刻理解。“水墨開奇境,絲桐發妙香”,由吳先生親筆書寫的一副對聯張貼在中廳一側立柱上,彰顯著吳先生執著事業、淡泊名利的高尚情懷。

      滿頭銀發,滿面紅光,態度謙遜,笑意盈盈,已經望百之年的吳先生聽說保定的朋友來看他,非常高興。落座之后,吳先生就談起了他1958年帶領學生到保定做城市規劃的事情,以及他在徐水、曲陽、順平考察調研的一些往事。在和吳先生的交談中,他多次提到當年陪同他調研的保定市建設局李松欣、雍嘉昕等同志。吳先生非常關心保定對接雄安規劃工作,并詳細聽取了近期有關情況。他的助理吳唯佳教授介紹了為保定編制古城保護規劃的進展情況。

      當我談到保定市人大常委會要為古城保護進行立法時,吳先生動情地說:“保定文化名城桂冠當之無愧、來之不易,加強名城規劃和立法十分必要,越快越好!”可誰又曾知道,1986年河北省組織申報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時,就是吳先生在評審會上站起來說了這句擲地有聲的話:“保定作為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當之無愧!”得到了與會評審專家鄭孝燮、侯仁之、羅哲文等專家的大力支持,使保定一舉獲評通過。

      二

      歲月無情匆匆逝,真情點點記心間。60多年來吳良鏞先生曾多次來保定做規劃、搞調研、參加規劃評審會等,據記載大致有6次。沿著歷史的脈絡,搜索吳先生的足跡,感受他與保定的故事,溫暖和激情就像一股股熱浪不斷蕩漾于心。

      吳先生第一次到保定是1958年。那年國家建工部召開了全國城市規劃會議,號召在全國推行“快速規劃”,吳先生把人生中的第一次嘗試做城鄉一體化規劃放在了保定,當年他36歲。吳先生在保定一干就是一年多。他走遍了保定城區的大街小巷,查看了城內一座座歷史古建筑,拍片、繪圖、座談、寫報告;他主持編制了《保定市城鄉規劃草案》和《保定市城市規劃總圖》,明確了保定未來幾十年的城鄉發展框架思路。

      早在1958年的規劃中,吳先生就提出了保定火車站建設雙站房的構想,當時曾被人笑為“白日做夢”,而今這個夢想已經成為現實。如今的老保定火車站,正是按照老人家當年的構想建成了橫跨京廣鐵路的東西兩個站房。(照片)當吳先生聽到這個情況時,他微笑點頭,連聲說好。吳先生在中國工程院院士傳記叢書《良鏞求索》中專辟一節《保定規劃》,他這樣坦言:“如果要對保定的工作進行自我評定,在我數十年的學術生涯中,除北京外,參與了不少地方的規劃,一些建議可能得到了一定的采納,但一個中等城市的規劃得以完整付諸實踐的,唯有保定,這一經驗值得好好總結。”

      保定火車站雙站房俯瞰(2019年8月29日攝)

      吳先生第二次來保定是1984年,河北省組織召開保定總體規劃評審會,吳先生作為專家組成員來保參會。在此期間,他重點考察了保定西郊工業區、規劃中的人民廣場、四里營苗圃(現為競秀公園)、環城公園(現為濱河公園)。吳先生當時笑稱:“建設環城公園,是為古城保定戴上一條金項鏈!”也是在吳先生前期工作和認真評審下,保定總規得以順利通過。

      相隔10年后的1994年,由京津保三市城市科學研究會聯名發起,京、津、保、唐、張、滄、秦、廊、承九市參加,在保定舉辦了第五次京津冀北地區發展戰略研討會。這次會議吳先生雖然因故沒能參加,但他在北京和天津的研討會上都強調了京津冀北地區經濟、社會、自然生態、城市鄉村的統一性和同步發展,還特別指出規劃建設津保鐵路對這一區域整體發展的重要作用。2015年12月,津保鐵路通車運營,吳先生的這個構想也已成為現實,如今津保鐵路已經成為保定“入海”及向東三省延伸的主要通道。

      1999年11月,吳先生第三次來到保定。他在與省市領導進行座談時指出:“這次來保定是帶著京津冀北地區城鄉規劃發展研究課題來的,一是了解河北省和保定市對這一地區發展規劃設想;二是將我們的思路和大家溝通,調研的第一站是保定,以后隨著需要還會多次來保定調研。”并強調這次課題調研的重點是如何突出京津保三角區域發展。這次來保定,吳先生一行考察了新建的直隸總督署廣場、古蓮池,游覽了白洋淀、漢墓,對這些地方的建設和管理都提出了具體意見。

      2003年4月,吳良鏞先生考察保定城市建設,時任市政府副市長陳永久(左一)及有關部門負責同志陪同。

      2003年4月,吳先生為完成《京津冀地區城鄉空間發展規劃研究二期報告》,第四次帶隊來到保定。他先后考察了蓮池、直隸總督署、西大街,并對蓮池“十二景的修復”提出了具體建議。他在《二期報告》中指出,“保定是北京通往華北、華中、華東的重要門戶,可稱為京南腹地。保定的發展戰略關鍵點有三:第一,在戰略高度看待保定文化,重視保定及其周邊地區文化資源的保護和歷史文化名城的保護。可以說,文化保定是保定發展的內在精神力量;第二,特大城市周邊二百公里的空間范圍內都是可能的中心城市功能疏解地區,具有高瞻遠矚性質的戰略意義;第三,重視保定的區域性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推動第二條京石高速公路、京石城際客運專線和天(津)保(定)大(新,山西朔州)鐵路的建設。”吳先生在報告中再次強調了保定的文化和交通對京津冀區域發展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吳良鏞先生所著《京津冀地區城鄉空間發展規劃研究》

      吳先生第五次來保定是2006年3月。吳先生當時已經被聘為保定市人民政府顧問(現為保定市委、市政府決策咨詢委顧問)。在保定的兩天內,他馬不停蹄到市區有關項目現場和曲陽、順平兩縣實地調研,與保定市黨政領導同志進行座談。他結合保定實際,提出六條建議,引起了市領導和廣大干部的關注:一是發展便捷的區域交通體系。“要增加同發改委等部委的溝通,早溝通早受益,越晚溝通城市發展就越被動。”二是弘揚“文化保定”理念。強調“文化保定是保定發展內在的精神力量。文化資源不是放在那里,人們就會來的,要加強對文化資源的發掘、整理和開拓”“要在戰略的高度看保定文化,乃至燕趙文化精神的弘揚。”三是積極發展縣域經濟。他指出,“重視縣域經濟,重視中等城市和鄉鎮經濟的發展,對于保定來說顯得尤其重要。”四是重視生態保護。他高瞻遠矚地預見:“對于保定來說, 若干年后可能也會處于北京的逆城市化進程中, 為首都的功能轉移提供適宜空間。為此, 保定的生態環境就相當重要, 要保護好生態環境, 從太行山東麓層層種植, 儲存水源, 使整個地區草木豐盛, 山川秀美。”五是重視歷史文化名城保護。他重點就文化保護與房地產的關系強調,“要牽著房地產的鼻子走, 房地產必須要在政府政策規范的控制下行事。”并以北京舊城改造為例提醒我們,“北京舊城不是文革以前破壞的, 倒是改革開放后由于定位不明確, 很多商業大樓建在舊城里, 造成了破壞。這一反面教訓提請重視。”六是“保定要自強”。他激勵保定干部,“保定的發展不能等北京、天津或者河北省的恩賜, 等也等不來, 只有從自身做起。很多工作研究深入了, 就能做到雙贏, 所以說保定要自強, 要自主創新。”

      2017年10月30日,95歲高齡的吳先生第六次來到保定。這次吳先生是應市委、市政府之邀,攜多位清華學者來保定調研的。他考察了新建保定火車站,乘車瀏覽了市容市貌,并與市黨政主要領導和有關部門負責同志進行了座談。在座談中他深情回顧了幾十年來與保定的不解之緣,并就京津冀協同發展、保定區位交通、白洋淀生態保護等問題給出了許多中肯的建議。

      2017年10月30日,吳良鏞先生攜清華大學多位學者來保調研。市委書記聶瑞平、市長郭建英、副市長張志奎參加活動。圖為李松欣同志向吳良鏞先生贈送《吳良鏞老師情有獨鐘論保定》。

      人地兩相親,在交談中吳先生對保定的關懷和支持之情溢于言表。他說,每次到保定就像串親戚一樣感覺很親切,每次談到保定規劃建設都毫無保留地把建議和思想說出來,供市委、市政府參考,是真心想讓保定越建越好。這里也包括毛其智、吳唯佳等吳先生的幾位助理及其所屬團隊,對保定發展的關心和厚愛。現在市政府正在委托清華大學吳唯佳教授團隊編制《保定市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他們和吳先生一起為保定規劃建設、文化名城保護、生態環境保護等多方面工作付出了心血和努力。

      三

      我來保定工作已近10年,接觸來保定調研考察的專家學者也有很多,但能像吳先生這樣幾十年始終如一關注保定規劃、支持保定建設的大師并不是很多。

      在近一個小時的拜訪中,吳先生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他的豁達與樂觀、淵博與深厚、堅定與激情,而且這份激情雖已近百歲之年仍有增無減。這使我對吳先生更加敬仰、更加欽佩,他不僅是我們對待個人、對待家庭的楷模和典范,更是我們對待工作、對待事業的一座燈塔。

      2006年3月,吳良鏞、左川、毛其智、吳唯佳、黃鶴、趙克等參觀古蓮花池,在直隸圖書館前合影。

      他始終擁有崇高的理想。“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拜萬人師,謀萬家居。”這不僅是吳先生的座右銘,也是他一生做人做事的真實寫照。“從事建筑行業,立志修整城鄉”的理想,源自他早年經歷了顛沛流離、居無定所的生活;“讓全社會有良好的與自然相和諧的人居環境,讓人們詩意般、畫意般地棲居在大地上”的人居之夢,始于他讀到杜甫《茅屋被秋風所破歌》的啟迪。由此,也堅定了他一生始終堅守的研究方向和準繩:“民惟邦本,普通人的居住問題才是建筑最本質、最核心的內容。”人民安居,畢生所系,吳先生因此被《亞洲建筑師》評價為“人民建造師”。

      他始終擁有堅定的信念。吳先生出生于1922年,他把自己的一生總結為“三個30年”:1922—1950年是他學習知識、樹立信念的30年;1951—1983年是他留學歸來建設新中國的30年;從改革開放至今是他卸任行政職務、成立清華大學建筑與城市研究所、向科學進軍的30年。吳先生把他的第三個30年看作是一生的“黃金時代”,因為對人居環境科學的研究與探索,是他一生的夢想和堅持,對此深入研究和實踐是在這30年;若干重要科研項目的推進和完成也是在這30年;他也因這一階段的突出貢獻,2011年被授予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他始終擁有高尚的品德。吳先生是梁思成、林徽因先生的學生。當年他的恩師林徽因曾這樣評價吳先生:“少有的刻苦、淵博,少有的對事業的激情,多年與困境抗爭中表現出的少有的堅強”。吳先生提倡器宇寬宏,用人以德。“君子愛人以德”,是他處理人事的一條重要原則。正是因為吳先生這些良好的品德和風格,他才被梁思成和林徽因看重,協助創辦清華大學建筑系,推薦到美國匡溪藝術學院師從著名建筑大師沙里寧學習;后來又被時任中國科學院技術科學部主任師昌緒多次力邀委以重任。美國建筑師協會稱他為“新中國建筑與城市規劃的先行者和杰出的建筑教育家”,吳先生當之無愧!

      他始終擁有創新的精神。“一息尚存,求索不止”,這是吳先生對自己人生的總結;“老驥伏櫪志在千里,拙匠邁年豪情未已”,這是吳先生對未來充滿期待、充滿激情的真誠自勉。從1951年他創辦我國第一個園林專業,到1959年創辦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從1984年卸任后創辦清華大學建筑與城市研究所,到1995年創辦清華大學人居環境研究中心,吳先生愈老愈進、銳氣不減,始終在“探索新路”。他創立人居環境科學,建立了一套以人居環境建設為核心的空間規劃設計方法和實踐模式。他成功運用人居環境科學理論,開展區域城鄉、建筑、園林等多尺度、多類型的規劃設計研究與實踐,主持規劃設計了國家一系列重大工程項目,受到國內外建筑界的普遍認可。正是因為他這種永不停止的探索精神,以及由此獲得的一系列重大建筑規劃成果,2018年12月,在慶祝我國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黨中央、國務院授予他“改革先鋒”稱號。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早在2006年吳先生來保定考察時就提出,“要保護好白洋淀,使之成為未來首都地區某些功能的潛在轉移地區,這是一個值得供決策者高瞻遠矚的戰略性問題。”10年之后,在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推動下,雄安新區橫空出世,吳先生的斷言成真。作為一個建筑學人,吳先生始終關心保定發展、關心首都發展、關心京津冀發展的遠見卓識和歷史思考成為現實。現在的保定正在借勢京津冀協同發展和建設雄安新區兩大機遇,奮起直追,破浪前行。一個文化的保定、一個創新的保定、一個生態的保定、一個崛起的保定,正在以嶄新的面貌呈現在世人面前。我想也只有這樣,保定才能對得起吳先生一生的關懷!

      云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風,山高水長。我衷心祝福吳先生身體安康,衷心感謝他對保定多年的關懷,衷心祝愿他為社會主義新時代再立新功!

      2019年8月

      (本文寫作得到了李松欣、蘇少華同志的幫助)

    關鍵詞:保定,情緣,吳良鏞責任編輯:周紹謙
    宝赢棋牌